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韦伯・维尔维特:原po

摄影:原po /父上/母上

化妆/后期:原po


这是一个成长中的韦伯。经历了第四次圣杯战争,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急于证明自己。最弱,极小,都没关系,就算比一粒种子还不如,也要怀抱凌驾世界的远大志向。征服王曾经如此对他说道。

因为了解了自己的渺小,所以要往更高远的地方前进。他带着征服王的荣誉,以胜利者的姿态,走遍陆地,河流,山脉和平原。

直至找到自己值得夸耀的生活方式。

直至那片无尽之海。



准备得非常匆忙的一套,大帝的披风也是在出发前一天晚上才做好。

一开始是打算去冰川,后来临时改去了雪山😂😂不过景色也是意外的好,阳光灿烂!......没看到雪................

穿毛衣上雪山真的是冷到要上天了.....虽然一共塞了整五件衣服在里面但是好冷啊啊啊啊啊啊啊牙齿一直在打架我一定是提前冷傻了所以才明知道要在那边呆两天出发的时候都没想到要带件外套去_(:з」∠)_

心疼自己_(:з」∠)_

拍完这套最大的感想是:今年第一要紧治面瘫;平时给爹娘提升技能的重要性——在雪山上吼得声嘶力竭照片还是没对上焦😂😂

还有很多的不足,还要好好努力才行!



〔帝韦伯〕情人节



"诶…今天是情人节啊……"

"情人节?那是什么?"坐在地板上胡乱翻着地理杂志的大帝抬头问。
  
"就是情侣们过的节日啊笨蛋!"韦伯扁扁嘴,大字状摊在床上。"一年就这么一天,啧……"

"这样啊。"

"……"

"小子,也到了想谈恋爱的年龄了啊。看你这样是没谈过恋爱?"大帝煞有介事的捋了捋胡子,"要不要我传授点经验给你?美人儿美酒可是征战四方的必备提神剂啊!哈哈哈哈!"
  
"……"
  
"不过你还是先长高三十厘米比较好。"

"你去死!"

从床上飞来的枕头正中大帝面门。
  
"哎我说,不要这么暴躁嘛,你这样的小不点只能被别人……啊!"不明物体再度在大帝脸上准确着陆。
  
啧……这小子,准头越来越好了啊。大帝默默想。
  
"你不提这个点会憋死吗!"
  
"好吧好吧,虽然这个…挺重要。"瞥了瞥已经坐起来怒视自己的韦伯,大帝决定用词委婉一点,"不过你这么整天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哪有机会偶遇个姑娘谈个恋爱啊?"
  
"维尔维特家族作为魔法师的血统仅有三代,不努力点怎么行……"
  
"啧,那你今天没事吧,怎么不出去逛逛?"
  
"我才不去!大过节的街上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好不好,这种时候会出门逛街的人是有多蠢!"韦伯烦躁的拽着毛毯。
  
"不就是个节日嘛,至于吗?"
  
"你懂什么,看你的世界地图去。"
  
"哎我说……"
  
"我要睡了不要吵我。"

大帝觉得极度不能理解。

美酒美人儿他可是从来不缺,随叫随到,大手一挥就能开上个几天几夜的宴会,哪需要什么这种一年就只有一天的节日。

现代人的节日也是奇怪。

而且今天这小子,看起来比以往还要别扭啊……
  
"啧……"


韦伯是真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恍惚闻到了淡淡的花香。他撑手坐起来,大帝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哗哗的翻着书,唯一不同的是手边的书又被堆高了好大一截。

"我居然连花都梦到了,是有多寂寞啊..."韦伯自我嫌弃般的抬手捂住脸。

"小子,你醒啦。"听到动静的大帝转过头来。

"恩……"

"话说我刚才出去买了些书, 顺便给你带了礼物。"

"诶?"

韦伯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大帝从另一侧摸出了礼物——一大束玫瑰。

"诶诶?!!"原来不是做梦啊, 拜大帝的大块头所赐, 一大束花全被挡住了。

"给我?!"

"恩?很明显啊。"

"这是玫瑰啊!玫瑰!还这么大一束!"

"啊,因为路上碰见了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要我买花, 我看她还有很多没有卖出去就干脆全都买下来了。"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意识到重点好像不大对,韦伯立马改口,"啊不对, 这是送给重要的情人的花啊笨蛋!送给我干嘛!"

"哎…反正都是花,哪有那么麻烦,送你了就收下呗。"

"笨…笨蛋!谁会要啊!"
  
"诶?不要吗?就这么扔掉很可惜啊。"大帝拿着一大捧花呈若有所思状。

"……"  

"很贵啊。"

"……"

"偷偷攒的钱都用来买这个了。"

"……啊!真是败给你了!"韦伯从床上蹦起来去够那束花。"以后不准再随随便便浪费钱买这些了!"

"啊,好。"

"这花挺好看的,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扔了太浪费了……"韦伯捧着花束,嘟囔道。

"哈哈,早就让你收下嘛。不要这么别扭啊小子。"

"……我去摆花。"

韦伯从床上慢吞吞爬下来,倒腾一番,从不知道哪个旮旯里翻出了一个玻璃瓶,灌上水,然后把花插进去,摆弄端正。

"虽然我们不是情侣。"

一只大手覆上了韦伯的头,轻柔的摩挲着。

"但你是我重要的master啊。"
  
"虽然还是不大能懂你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节日。不过,节日快乐。韦伯。"
  
"恩…节日快乐……"韦伯脸红红。

  



——————————————————


突然意识到我也没有对话死啊...只是对于盾冬.....- -


在冬兵有bucky的意识前,和Steve的对话都是处于一个困难期啊……忧愁……大盾和吧唧你们进度倒是快点啊……像王妃这样别别扭扭的也行啊!【_(:з」∠)_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