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摄影主页:Schoen早安闲

[巍澜]看着你

下雨天就该暗搓搓的搞点事情!什么戛然而止的车我不知道,反正沈巍已经脑内把玫瑰花的刺睡了一百遍了(手动狗头)

————————————



  天暗沉沉的。


  梅雨季总是这样,前一天还烈日高照,转眼就阴沉了下来,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想要平息整个世界的燥热,转眼又被难以压制的闷热气息裹挟。


      地面固执的散发热量,降雨云执着的沉下来。


  互相角力,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似的。


  第一滴雨落在了窗台的紫阳花上。正是紫阳花盛开的季节,娇小的花瓣团簇成一片片繁花,乖巧的迎接着落雨。沈巍似有所感的抬头,雨滴在花瓣上加诸重量,把单薄的花瓣往下压了压,又被不服输的花瓣弹起,最后不甘心的顺着边缘滑落。沈巍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合上书页,沈巍起身走到窗前,望了望看起来短时间之内都不会放晴的天,把窗合上了。


       冰箱里只有过期牛奶和放太久萎缩皱起的苹果以及青菜,混在一起发出莫名的气味。沈巍捂了捂鼻,无声地叹了口气。


       好在还有米,也没生虫。沈巍把锅碗都洗了一遍,舀了半碗米淘洗干净,倒进锅里熬起了粥。


       他动作很轻,即便这点水流声并不足以惊醒还在床上沉睡的男人。


  末了,沈巍又走回床前,这次没有坐在床前的凳子上,他靠在了快到床脚又不至于看不清赵云澜脸的地方,从眉梢到下颌角,细细地打量他,每一眼都像要刻进灵魂里。


  赵云澜睡觉不老实,脚从盖好的被子里蹬出来,还卷了几卷,不轻不重的踢到了沈巍也毫无自知。也不知梦里在和谁打架。


  沈巍扶了扶眼镜。


  眼镜对沈巍来说,在他对敌时能帮他巧妙地掩饰眼中凌厉的杀气,也能适时掩盖他看到赵云澜时偶尔控制不住的情绪——眼睛总是骗不了人的。这让他看起来隐忍又克制,此刻也是如此。他用一双常人看来无论何时都波澜不惊的眸注视着赵云澜,眼镜遮住了他满眼的占有欲,和难掩的温柔。他给赵云澜重新拉好被子,并细心地在关节处掖了掖。


  空气沉默,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他俩和窗外的雨声。滴滴答答的,把沈巍的心也敲出了一丝涟漪。他往前移了一点,手刚刚好能够到赵云澜的脸,指尖和脸颊接触的瞬间像过电一样,激得沈巍连忙缩回了手,另一只手握住这只手的手腕。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他真的在。


  这感觉像梦一样。他守望了一万年,寻找了一万年,心心念念记挂了一万年的人,现在就在他一只手就能触碰到的地方。虚幻得那么不真实。


  沈巍收回手,手指在熨得平整的西裤上摩挲,连这一点触碰都想要好好品味,再揣起来放进心里。


  雨渐渐大了,地头的炎热被汹涌的凉意盖住,悄悄地退回深处,留下一片哗哗声。


  声音固执的敲打,像要凿进人心里。赵云澜做着梦也不禁皱起了眉,不耐烦似的“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压住一边耳朵继续睡。沈巍见不得他一丝不安稳,不受控制的伸手,想用手给他把耳朵捂住,动作笨拙,藏着一丝小心翼翼。


  这次是真的碰到了。沈巍体温不高,赵云澜身上的热量从手心传过来,沈巍抿了抿唇,一副不耐受的表情,手没有松开,倒是悄悄红了耳朵。


  就这么坐了一会儿,赵云澜再次翻身的时候直接压住了沈巍的手,脑袋被硌住的感觉让将将睡了个饱的赵云澜醒过来,睁眼就看见了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沈巍,脑袋一歪还看见了那只惊醒自己的罪魁祸手。


  这个姿势有点暧昧——沈巍一手撑着床沿,一手垫住赵云澜的头,中间只隔了两三个拳头的距离,说是下一秒就要亲上去也不为过。


  “干嘛呢沈教授,这一大早的。”醒过来的赵云澜打破了一室的寂静,澜式调笑让沈巍被一棒子从绮色幻梦中敲醒。


  这个人,早就不记得他了。


  沈巍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直起身,抬头又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没什么,刚看你耳边有只虫,正想把它赶走。”


  “是吗?”赵云澜这会儿也是彻底醒了,抬起胳膊垫着自己的脑袋,歪头冲沈巍笑,“凑那么近,我还以为沈教授要亲我呢。”


  “……”大概是被戳中了心事,沈巍也不说话了,只静静地看着赵云澜。


  “嘿,沈教授再这么看我,我都要把持不住啦。”赵云澜满嘴跑火车,“你平时也这么看那些女学生的吗?啧啧啧,真不知道你这样勾走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说完还冲沈巍抛了个媚眼。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巍垂在身侧的手握了握,忍耐似的开口。


  “嗯?怎么了?你不就是龙大的男神,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吗?”


  “我……”沈巍把身子沉了下来,比刚才还近的距离,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我没有。”


  “好吧,没有就没有。”赵云澜往右边移了移,和沈巍拉开了点距离,“但是我说,沈教授你要不好意思也别突然靠这么近啊。”


  “……”


  “太帅了,心脏受不了。”赵云澜说着还摆了摆手,一脸被帅得暴击的样子。


  下一秒,他就说不出话了,带着凉意的唇贴了上来,在他嘴角轻轻印了一下。


  赵云澜当机了一秒,确定这不是沈巍手滑而导致的亲密接触,而是真情实感的一个吻。“沈教授?”


  “别说话。”


  又一个吻印了上来,这次不是嘴角了,正正地吻住了他的唇。雨声小了起来,屋子里格外安静,对方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楚,气流吹过脸颊,像是用幼鸟的绒毛在心脏上轻拂。


  沈巍把赵云澜垫头的胳膊拿下来,换上自己的手托住他的后脑勺,在他唇上、下巴上,密密的,一点一点的亲着,温柔又虔诚。


  现在真是近得距离都快成负了。赵云澜想。而他竟然一点都不厌恶这个吻,发懵的脑子里只隐约觉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好像还发生过什么事。


  哪里不对。


  是他忘了什么吗?


  “喂……”赵云澜别了下头,轻轻地推了下沈巍,沈巍好像一下子被这动作刺激到,捉住赵云澜想要推开他的那只手,举到赵云澜头顶,用自己的手把它禁锢住,力气大得惊人。复又重重亲了下去,与他耳鬓厮磨。


       尝到嘴唇上的血腥味,赵云澜吃痛的嘶了一声,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喊:“沈巍!”


  身上的人动作一下子顿住了。沈巍直起身子,手从赵云澜头下抽出,搁到身侧握紧了。赵云澜抬眼看他,沈巍立马错开了头,脸垂得很低,纤长的睫毛盖住了那双总是含着万千情绪的眸子,把心思重又埋进深处,“我,我先回去了。”


  “……嗯。”


  沈巍站起来,衣服上坐下时压出的褶皱也不理了,只是刚走几步又倒回来,去厨房关了火,“等下记得把粥喝了。”说着低着头快步出了门。


  赵云澜失笑,这怎么一副自己把他给欺负了的样子。


  还怪可爱的。


  


  



评论(6)
热度(113)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