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盾冬〕杀了我, 治愈我

    


chapter1


     阴冷的风透过墙壁的缝隙灌进屋子,屋里一片漆黑,仅有的一点微光也来自于那些缝隙,合着细碎的雪花一起进入,然后湮没于黑暗。

  房门在下一刻被暴力踢开,“该死的,快滚过来吃你的饭。”来人嘟嘟囔囔,食盒被扔向房间的一角,“快吃,把你饿死了我可就不好交差了。这鬼天气,冷死了。”

  再下一刻门被猛地带上,卷入大量的冷空气,詹姆斯巴恩斯抬眼,看着那些偷偷溜进来的雪花一点一点的变暗,消失不见。他伸脚踢踢食盒,不屑的啐了一口,这玩意儿也能叫食物?外面那些看守他的,他们的狗都比自己吃得好。

  詹姆斯不记得自己被带到这里多久了,他还清晰记得的是在他被绑走前一天,他还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和其他一起退伍的士兵们商量周六一起去哪家酒吧玩。然后那天晚上,他被破门而入,被绑到现在这鬼地方。


  苏联。

  克朗斯。

  终年天寒地冻。


  他被带到了这个像是军事基地一样的地方。这里一大半的人都操着一口操蛋的俄语,打机关枪一样蹦着词儿给他命令。讲英文的除了给他送饭的布洛克朗姆洛之外,只有那些直接听命于红骷髅的人。他见过红骷髅的次数不多,第一次,他们把他带到红骷髅面前,他们给他看他的各项报表;第二次,他在实验室里进行各项检查,测量他的骨骼肌肉,红骷髅来视察了;第三次,他被推上手术台,麻醉药还没完全生效前,他听见红骷髅说:“开始吧。”

  然后他被卸掉了左臂,是的,硬生生的,他们砍断了他的左手,然后接上了冰凉的金属臂。

  詹姆斯巴恩斯中士从未感到如此绝望,他上过战场,有幸活着回来了,四肢健全。而现在,他被捆绑在手术台上,左半个身子被局部麻醉,但头脑清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臂被卸下,然后冰冷的,无机质的金属代替了它。

  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就是自己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詹姆斯听见自己的咆哮,遥远得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看台上的红骷髅,殷红的面皮下,嘴唇拉出一个大咧的弧度。

  这个魔鬼。


  一番踢弄后,詹姆斯还是捡回了食盒。他接受了无数次作用不明的注射,但并不包括他可以不用吃饭这一条,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他需要保存体力,他要储存热量,尽管这堆垃圾并不见得能提供多少能量。


  他要逃离这该死的鬼地方。

  

  

Chapter2


    这是第三次,朗姆洛把他架回这间屋子,给他戴上镣铐,落锁。

    "呸,你们这些变态。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撕碎你们每一个人。"詹姆斯一口啐向面前的人。

    朗姆洛看着詹姆斯,连不屑都吝啬给。这种话他听得耳朵长了好几层茧子,可是至今他还活得好好的。"有本事先揍我一拳"拳声带风,直直的袭来,朗姆洛灵敏的后退避开,"呵呵,老实呆着吧男孩,要不是舍不得那张漂亮脸蛋,你的脸早被我揍凹了。"

    "fuck you"

    朗姆洛说得没错,他连揍他一顿都办不到。作为红骷髅得得力助手,朗姆洛的好用程度不亚于贾维斯之于托尼。

    可是他要逃。一定要离开这里。他听到他们嘴里蹦出的"洗脑","人形兵器",这样的名词,并带着不怀好意的脸看着他时,詹姆斯知道就是自己了。他会被洗脑,被训练,然后变成如同电影里看到的那样,用泛合金的手臂捏碎对手的脖子————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不,是像朗姆洛和红骷髅一样的怪物。

    天,他根本不敢想象。那些无辜的人们。他甚至可能会被派去杀了昔日的同伴,史蒂夫,娜塔莎,山姆,托尼以检验他的洗脑成功度。这还不如让他现在就死掉。

    他要逃。

    在这之前,他要给自己留个讯息,如果他又失败了,至少,至少再次被关到这个房间时,他会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黑暗中的声音格外清晰,风吹过那些缝隙发出呼呼的尖锐声音,寒风吹得刺骨,零下几十度的极寒之地,都没有一只老鼠能与他为伴。

    詹姆斯突然无比的想念史蒂夫罗杰斯,那个和他青梅竹马,一起应征一起退伍的傻小子,自己无故消失了这么久,史蒂夫应该已经找疯了。他想念他们在布鲁克林度过的那些时光,想念他们一起躺过的同一张床,想念他们在驻地时史蒂夫用纤细的手臂抱着他说怕巴奇被冷到,然后他们相拥而眠。还有那些单纯得连拥抱接吻都稚嫩羞涩的年少,他不想忘了。

    如果还有机会活着出去的话,他一定要飞奔到史蒂夫身边,告诉他詹姆斯巴恩斯多想他,他的巴奇有多想他。


    詹姆斯显然低估了红骷髅统领的九头蛇的行动效率,他被抓回来第二天一早,朗姆洛来了,没有食物。

    房门大开放进刺眼的白光——外面冰天雪地,白得触目惊心。前几次,詹姆斯因为雪盲而被追来的朗姆洛抓住。

    朗姆洛走过来,给他解开锁链,抓起链子让詹姆斯快走,话音未落,一阵拳风袭来——锁链的长度足够近身攻击了。

    朗姆洛堪堪避过,"该死,"詹姆斯用了十成十的劲儿,虽然还不能完全适应,但金属臂威的威力不容小觑,"就该让所有人把你操一遍你才能安分点"

    詹姆斯才不管他说什么,一击得手后从朗姆洛手里拽出锁链,反手甩在朗姆洛背上,侧身的时候扯过朗姆洛腰侧的护目镜捏在手里,然后冲向屋外。

    跑起来,一刻也不能停。

    下一秒他被团团围住,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他不仅低估了九头蛇的行动效率,还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重要性。

    朗姆洛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来了,而他竟然完全沉思于如何打败朗姆洛的计划中,毫无所察,甚至一瞬间还对自己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沾沾自喜。

    对于在战场上屡立奇功军功卓越的士兵来说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


    詹姆斯再次来到了实验室。他已经来过无数次了,惨白的灯光照射下,这些人做着几不见血的实验,而他们的动作看起来优雅得像是在进行一场饕餮盛宴。

    詹姆斯冷笑,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他们的下一盘珍馐了。

    他身后站着一群人,朗姆洛死死地压着他到了这里,还有那些拿枪的士兵,枪口分毫不差的对准他的头和胸口。

    逃不掉了。

    角落里安放了一把新的椅子,暗沉的,泛着危险的金属色泽。背后升起的支架上倒挂着一个头盔一样的东西,旁边接了线。

   "哈。"詹姆斯突然笑出声来。然后朗姆洛一拳击在他腹部。"安静点。"

    詹姆斯倏的收了声,嘴角挂起嘲讽的弧度。不要他笑难不成要在这里撕心裂肺哭嚎着不求求你们放了我放我回去我不想这样吗。

    开什么玩笑。

    只是他还是舍不得,舍不得那些近日来越发清晰的回忆,舍不得伙伴们,更舍不得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如果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希望史蒂夫也忘了他。

    詹姆斯巴恩斯被推上座椅的那一刻,他不停的重复着那个名字,史蒂夫罗杰斯,詹姆斯巴恩斯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不忍心伤害的人。他不停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即便他的思维已经开始混乱,记忆中的影像一块块崩塌,至少这个人,他不想忘了。


    机器的轰鸣声越来越响,铺天盖地的嘈杂声和无穷无尽的黑暗,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一整个世纪。

    声音终于散去的时候,詹姆斯巴恩斯睁开了眼,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面空无一物,空洞得像是与整个世界分割开。然后靴子踩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红色的骷髅头出现在眼前,黑洞洞的嘴开开合合,他说:

    "欢迎,冬日战士。"


    冬兵被带回之前的那间屋子,屋门打开的时候光线涌入,照亮了满是灰尘的地面上被人划出来的歪歪扭扭的字。全是名字。其中一个大得醒目。

    "史蒂夫…罗杰斯……"冬兵拼读着,"是谁?"



Chapter3


    史蒂夫罗杰斯在地图上落下一笔,鲜红的笔迹圈出下一个目的地——苏联,斯大林格勒。

    退役后他做了摄影师。他有天赋。给各大杂志社投稿、撰稿维持生计,并且,最重要的,他可以走遍各地寻找巴奇。

    这是巴奇失踪的第三年,史蒂夫走遍了15个国家一百多个城市。

    巴奇离开的第一个月,史蒂夫跑遍了整个纽约市,从曼哈顿,到布鲁克林,再到皇后区,每一个角落。托尼和娜塔莎都来劝他。失去一个挚友另他们悲痛万分,所以更加无法忍受另一个人也为此伤痕累累。

    只是平日越温和的人一旦爆发起来就越发无法阻拦。他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顽强又固执,单纯又善良,连小动物都不忍心伤害,又怎么能接受自己最亲密的好友的无故消失,甚至可能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被残忍对待。


    史蒂夫没有一天睡过好觉,梦里总是不太平——虽然这也并不是一个和平年代。他看见巴奇被鞭打,被折磨。旁边的架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看不清脸的男人在巴奇身上试用过每一种道具,发出桀桀的笑声,史蒂夫愤怒的呼叫,但绳子绑住他,让他动弹不得。是的,即便是在梦里,他还是那个豆芽菜,布鲁克林被嘲笑的小个子,连做梦都挣不开绳索。

    史蒂夫从每一个深夜惊醒,可怕的梦境压得他喘不过气————每天,他们都变着法子折磨巴奇,而他,永远都在和绳子做抗争——他被紧紧绑住连一步都动不了。

    那些梦境越发鲜明,清晰得像正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真实的发生着,史蒂夫甚至能听见皮鞭划过皮肤发出的啪嗒声,在巴奇的身体上绽出血红的鞭花。

    终于,史蒂夫在梦见巴奇被那些人砍掉整只手臂的那一夜爆发了。才找了一个纽约算什么,他要找遍整个州,整个美国!满世界的找!巴奇一定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等着他去救他。

    这个意识令他欣喜,巴奇是他们这堆伙伴里面最棒的,他狠狠地揍过街头巷尾里恃强凌弱的坏蛋,他在服役期间全营最优,机智勇猛让每一个人印象深刻。"可靠的伙伴"、"美好的暧昧对象"、"最好的朋友",人们不吝给予巴奇最高的赞美。

    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能对这么美好的人暴戾以待。

    

    我要快点找到巴奇,带他回家。史蒂夫想。

    

    希望巴奇别因为自己去得太晚忘了他。





——————————————————

随便写写   存个档

不会用mac的时光机自己把东西拷出来然后重装系统后丢了好些东西……蠢哭了

脑动来自prisoner of love,思来想去纠结名字最后看到一部韩剧名……qwq~[想想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呢(´・_・`)

负责挖坑不填坑[你走





评论
热度(7)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