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盾冬〕Christmas


Chapter 3

Steve在自己的公寓附近找了間旅館安頓下冬兵。

旅館面積不大,看著頗有些年月,坐落在大堆的現代化建築中有點格格不入。

Steve倒是很喜歡,老舊的東西總是呈現出一種歲月沈澱的美感。他這個活了八九十歲的老年人偶爾經過時也會佇立在不遠處看看,追憶起過往。

給冬兵訂完房間,Steve招呼他一起上樓。樓道里掛著很多畫和照片,應該都是店主多年的收藏,一些照片的邊角受不住時間侵襲而蜷曲發黃。

從史密森尼學會過來的路上,冬兵只言未發。現在也是,安靜地看著牆上的作品,眉頭微蹙,不時抬起右手划過。

他想要抓住些什麼,可是卻什麼都不明白。

Steve不時回過頭看冬兵,幾度欲言又止,最終也只是嘆了口氣。

旅館的房間大小根據旅館的面積就可以猜到,十幾坪的大小,但相當整潔。房間的正中是一架雙人床,兩側立著床頭櫃和衣櫃,角落裡有一把椅子,電視機在床鋪對面,下面是茶几,還帶透明玻璃和抽屜那種。進門的對面是窗台,厚重的窗簾拉開一半,透進陽光,可以看到深色的簾布已經洗得發白。所有東西都是老式的,歲月在上面劃下痕跡,散發出一股夾雜著浮灰的氣味,讓人不免有種回到了多少年前的錯覺。

打量了一下房間,兩人之間持續著令人尷尬的沉默。Steve不知該從何處攻堅,冬兵則是看起來就沒有想要與人交流意思,皺著眉,一臉神遊天外。

Steve有點噎,他覺得自己大概只要一開口就會像個老媽子一樣囉囉嗦嗦交代個不停,可是面前的不是過去的Bucky,是滿腦子記憶都被任務代替的冬兵,天知道他在想什麼想做什麼。絮絮叨叨被冬兵一掌呼出去的可能性還是就此掐斷吧——一來就把東西搞的亂七八糟,店主一定會拿掃帚攆人的。

思來想去,Steve決定慢慢來,意外找到冬兵並讓他願意跟著自己走已經足夠大肆慶祝一番了,今天就此打住罷。

試探性的伸出手,輕拍了拍冬兵的肩膀,猶疑卻堅定的傳達出絲絲溫柔。

「你就在這兒住下吧,有什麼需求跟我說,我明天再來看你。」

兩個高大的男人都這麼杵在一間小屋子裏感覺格外擁擠,Steve小幅度的側過身,朝門口走去。左手卻被身後的人抓住。

「等一下。」冬兵叫住了Steve。「你能不能留下來陪我聊聊?」

想必是太少與人交流,冬兵的聲音發澀,語調硬邦邦的。Steve一格一格的轉過頭,比現在的自己還矮上幾公分的冬兵一臉認真,稍顯深沈的藍色眼眸直直地看向自己。

只這一句,都讓人感動得想哭。

「好。」不帶一絲猶疑。

房裡只有一張椅子,Steve選擇了它,讓冬兵坐在床上——床鋪軟硬適中,Steve想冬兵可能不太習慣,畢竟他一直一來躺得最多的地方是硬邦邦的冰櫃,可是床鋪坐起來更舒適和寬敞。

「我認識你。」冬兵先開了口。「我記得我曾經認識你,但是僅此而已。」

「我們以前是怎麼樣的?」

「我們是,朋友。很好的朋友。」時隔七十多年的對話,Steve有種自己大夢未醒的感覺,謹慎的措著詞,害怕自己一個不慎,面前的人就會再度消失。「我們以前住在布魯克林,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雖然我總挨揍,但是你總是會出現幫我打跑他們。」

「……」

「後來,我也進了軍隊,我被改造成超級士兵。我們…一起戰鬥。」Steve聲音有點發顫,於是他停下來頓了頓。「我一個人闖進Schmidt的兵工廠的時候,是你第一次看到我從一個瘦小子變成現在這樣。我們一起作戰,鏟除Schmidt的工廠……一切都很順利。直到那次……」

Steve說不下去了,話語梗在嗓子裡發不出來,聽起來更像是在嗚咽。

冬兵直直地看著Steve,那雙湛藍的眸子裡氤氳著水汽,明明是能輕鬆撂倒一個排的人,現在卻哭得像個孩子。

冬兵想不起那些事,那些事情都陌生得像是別人的,卻不知為何讓人心痛。他不想看見Steve這樣。於是他伸出右手, 像對方對待他那樣,輕輕地、溫柔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Steve抬頭,冬兵的手還搭在自己肩上,掌心的溫度透過薄薄的衣料傳遞過來。

又是一滴滾燙的淚珠滑落。

「你知道嗎,我那時候簡直恨透自己了,我後悔你跟我一起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後悔自己反應不夠快把你落在我身後,後悔沒有抓住你……」Steve乾脆抬手擋住自己的臉,眼淚洶湧到無法自制。「我不值得你冒險,我也不要你為了我冒險!我恨自己的無能!我…對不起……」

「……」

「對不起,Bucky……對不起…我不會再丟下你了……」

冬兵不明白。他知道Steve是在講他們過去的事,在為了他而哭,但是他想不起來。那是Bucky Barnes和Steve Rogers的故事。他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被面前這人揪起來了,還搭在對方肩上的手握成了拳。他很多年很多年沒有和人交流過了,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只是不想再看見Steve這樣了,再這樣下去,自己的淚腺也要不受控制了。

於是他一把撈過了Steve,讓Steve的身體脫離椅子落入自己懷裡。然後緊緊的抱住他,頭抵著頭,下巴擱在對方頸窩裡。

「Steve……」他溫柔的喚了一聲。

也許Bucky回來了。冬兵想。




TBC



----------------------------


……撕心裂肺嚎一句:這對真是無!論!如!何!都讓人安不下心‼ 【滾來滾去。・゜・(ノД`)・゜・。

【感覺自己囉裡囉嗦到能夠把一個聖誕節挖出一個坑了……【不,大概已經是了ˊ_>ˋ



评论(1)
热度(14)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