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盾冬〕Christmas


Chapter 2

「……」我们正直的队长这回是真的被噎住了,无语凝噎半晌,突然一拍大腿,「对了,我得去做早饭了。」

为自己机智的找了一个理由之后,Steve尴尬的揉揉鼻子,迅速溜了出去。

错过了半卧在床的Bucky不经意间绽出Barnes中士式的笑容。

Bucky正式入住Steve的这间小公寓大概刚满两个月。在这之前,Steve在史密森学会找到Bucky之后,Bucky一直住在Steve为他找的旅馆里——要让一个记忆不断被格式化的人贸然接受一个他无法清楚记得的人明显不是什么好方法,Steve选择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呆着,尝试回忆,思考,带着他逐步适应这个社会。适应自己的存在。

也许这个时候我们该庆幸人体构造之复杂,或者具体说是大脑的复杂与精妙。九头蛇在过去的七十多年中,无数次对Bucky进行了记忆重写工作。但他们忽略了,由人所造出来的机器注定是没有办法超越人类的——不然Zola的大脑早就被人工智能替代了。

人类本身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以及创造奇迹的能力。这是任何科技都无法撼动的。

比如在纽约大桥那一战,当Steve唤出那个在心中冰封多年的名字时,被无数次格式化大脑的Bucky依然能确定「我认识那个人。」说不清道不明,没有任何理由,没有记忆,可是感觉就足够了。我知道他,我认识那个人。即使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知道我们曾经的我们之间有过什么,即使他是任务清单中需要被画叉的人。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亲密又陌生。所以在九头蛇洞见计划失败,重获自由之后,Bucky去了史密森尼学会。人来人往的展厅里,巨大的幕墙上自己和Philips上校立于美国队长左右,不,是Barnes中士和Philips上校。投影仪不断的重复播放着美国队长率领大兵们奋战的片段,队长的左右,Barnes中士永远不会缺席。然后Bucky看到了那张关于Barnes中士的占了一整面墙的介绍。那是曾经的他,名字是James Buchanan Barnes。

Bucky看着那面幕墙,轻轻的,郑重的,念了一遍。

「James Buchanan Barnes。」

他不再是Barnes中士,他知道。那个人死在了1943年那趟开往西伯利亚列车的旅途中。

他是冬兵。

只是这么念出来自己似乎就能离展厅正中的那个人近一点。

他被九头蛇控制,为其做了长达半个多世纪没有感情没有思想的杀人兵器。但是,再悉心的保存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袭,再韧的刀锋也会变钝,擦拭干净浸润了刀柄的鲜血不代表刀未曾见血。宝刀会老,人会倦。冬兵不需要感情,可是现在他突然非常羡慕那个能够让美国队长安心把后背交给他的那个人。即使那个人在一定意义上等同于自己。

冬兵立在那块幕墙前,双手插进衣兜里,长久地凝视着。

「Bucky。」

被唤了名字的人侧过身,转而凝视对方。

这一回,冬兵选择跟他走。


TBC




——————————
同居前的事大概还会有好长一段,想加的东西挺多自己又太啰嗦,捉鸡(−_−#)

[短小不是我真心!]爪机码字手速慢到能码睡着……简直哭晕在厕所【躺

头痛炸了……根本看不进书要去裸考了(T ^ T)

吧唧舔舔舔

评论(1)
热度(14)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