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山狱/8059〕Have a Cold




獄寺隼人是在一陣要流鼻血的感覺中醒來的,鼻腔裡的液體正以一種緩慢且堅定的速率沿著通道往外淌出。

二十四歲的獄寺已經成長為一名出色的黑手黨員,抹去了少年時的衝動與暴躁,在外人眼中,彭格列的"冷翡翠"沈著、冷靜且睿智。但正所謂人無完人,再優秀的人也會有點缺陷——當然,也祇是點小缺陷,並且,對於总是看起来很严肃的人來說,這通常會顯得他們很可愛。

比如此時,睡眼惺忪的獄寺呆楞的望著天花板,眨眨眼,然後從被窩裡伸出一只手,蹭向自己的鼻子——手背隨即接收到了鼻腔裡滑出的液體。等等!這感覺!不同於血液那樣的流動順滑的液體,這分明是黏液才有的感觸!

獄寺瞬間清醒過來,翻身坐起,接著抬起手——鼻涕!

「感冒了啊……」

太糟糕了簡直!獄寺在心裡把感冒病毒問候了個千百遍。

左手正伸出去抽紙,一張潔白的紙巾就已經送到面前。

獄寺倒是不客氣, 想也沒想就接過來,先把手上的黏液擦去,然後吸吸鼻涕,把紙巾揉成一團後,憑著感覺把它扔進了垃圾桶。

一切做完之後,獄寺躺下,臉在柔軟的枕頭上蹭了蹭,打算再窩兩分鐘就起床。

背後卻像有視線膠著在自己身上。
像是突然反應過來,獄寺鯉魚打挺般立馬蹦下床,背對著那道視線抓過衣服套上。

「獄寺……」

「叫什麼叫!沒看我正忙著穿衣服嗎!」

「那個,你剛才……」

「我什麼我!你要是敢把我剛才糊了一手鼻涕的事說出去,你就等著死吧!」獄寺轉過頭來一臉氣急敗壞。

「不不不,我只是想說你的T恤剛被你穿反了。」

「……」獄寺低頭看了看,感覺自己的臉幾近猙獰。

所以說,做人還是不能太心虛。

當然,太實誠也不行。

山本武覺得自己迎來了獄寺怒氣的極限。

「棒!球!笨!蛋!你去死吧!」一支炸彈迎面飛來。

「喂喂喂冷靜點啊獄寺這種東西不要隨意在家裡扔啊會爆炸的!」

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棒球笨蛋用手掐熄了引線。疼得他哇啦哇啦亂叫一通。

女人很可怕,被踩到痛腳的炸毛貓更可怕。山本武在心裡默默地結論。

炸了毛的喵星人倒是坦然,扔完高危物品後,拍拍爪子,一臉傲嬌的出了臥室。

獄寺隨意的靠在沙發上,翻閱著最近的文件。身為彭格列十代目的左右手,無論何時都應把工作處理得完美。只不過…現在鼻子堵得他難受得要命。

「啊……該死的流行性感冒。」左右手先生低聲咒罵著。

山本從樓上下來時,正好看到這一幕。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照進來,斜斜的打在獄寺精緻的臉上繪出光影,挺俏的鼻梁成了臉部最完美的分割線,在另一側投下濃重的影子。長長的睫毛給眼部也增添了陰影,翡翠色的雙眼被陰影覆蓋變成更誘人的深色,兩片薄唇正念念有詞,讓人忍不住一親芳澤。

——山本武選擇性地忽略了自家貓緊緊皺著的眉頭。

輕手輕腳的靠近,然後,在性感的嘴唇上印下一個吻。

等太過於專注文件且默默暴躁著的獄寺反應過來時,自己的嘴已經莫明其妙被某個笨蛋給堵住了。

狠狠的咬了一口之後,獄寺推開某個笨蛋。

「喂,一大早的就發情幹嘛。」

「唔,你一定不知道你看起來有多性感。」

嘖…這個笨蛋倒是越來越油嘴滑舌了。

咂咂嘴,獄寺乾脆放棄繼續交流。抖抖文件,接著看。

「獄寺……」

「嗯?」獄寺隼人覺得自己都快看到面前這頭大型生物搖來搖去的尾巴了。於是伸手過去順了順毛。

大型生物表示對此很是受用,尾巴搖得像螺旋槳。

湊近,準備繼續剛才未完成的事業。

「我感冒了。」

「嗯。」繼續湊近。

「會傳染的。」

「嗯。」舔舔伸過來阻擋的手。

「山!本!武!」

被叫到的人抬起頭,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被一腳踹了出去。

「嘶……幹什麼嘛獄寺,好疼啊。」山本揉著被桌腳撞到的腰,低聲抱怨著。

「我不是跟你說了我感冒了會傳染嗎,你不離我遠一點還親什麼親!」獄寺覺得,其實很多時候不能怪他太暴力,是面前這個笨蛋太欠打。

「把感冒傳染給我的話你的感冒就會好了啊。」被罵的人倒是一臉理所當然。

「……」

真是敗給他了。

一代劍豪卻總在自己面前耍無賴,看事情永遠比自己都透徹還老是裝瘋賣傻,真是不知道自己當初是哪根筋搭錯了居然答應兩個人在一起了。

「你還小啊你……」

獄寺從地上把人拖起來,在對方唇上淺淺地印了一個吻。

「先说清楚啊,感冒了可別怪我。」



——— THE END ———



寫到最後,跟一開始想的有差啦,哈哈。
天啦嚕山本武都多大個人啦怎麼輕易就被獄寺吸住了!說好的機智成熟又體貼呢!果然紅顏是禍水啊……
大概喵星人對犬類有特殊的吸引力吧(; ̄ェ ̄)




评论
热度(14)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