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盾冬〕Christmas


-------------------------------------
昨天在学校机房写论文,正写得开心电脑biu~的一下就死机了,然后什么都没了ˊ_>ˋ
极度悲痛下回来码码蠢队长…【喂

……想到啥写啥。
-------------------------------------

Steve強力的生物鐘這一天也在六點鐘準時喚醒了他。清晨的陽光穿透老舊公寓裡並不算厚實的窗簾,在木質地板上囂張的投下深深淺淺的光影。Steve能夠清楚的看見陽光下,空氣裡漂浮著微塵。恍惚的光線,微小的塵埃,以及木質家具與地板散髮出的獨特氣味,混合着些许的酒味,組合在一起讓人莫名的有種心安感。
Steve微眯著眼,恍恍惚惚的想著些有的沒的,順便讓自己的大腦動起來開始運轉。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號……」
聖誕?
反應遲鈍的隊長腦子裡忽的蹦出了這麼個詞,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當然,這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從七十年的沈睡中醒來也才不過一年多,要熟悉這個陌生的時代以及接連不斷各種任務已經夠讓他手忙腳亂了,過節什麼的還是算了吧。就算是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那段有Bucky的時間,這些節日都是被一帶而過的——戰爭年代,炮彈與硝煙才是生命的主調。
歸根結底,就是時機與身邊人的問題。
現在是個和平的年代,九頭蛇也在上次的戰役中受到重創,簡直是個不能更好的時機了。至於人嘛……
Steve當然不會忘掉現在正被自己摟住的人——Bucky——失而復得的他一生的摯友,以及…昨晚瘋狂的性事。
当然,Steve想试图否认这事儿,毕竟人们眼中的美国队长可是正直无比,绝不会做出酒后乱性这种事—不过,真正醉倒的大概只有Bucky,注射了超正统超级士兵血清的队长可是绝对的酒精免疫,所以到底是真醉还是假装这可就只有本人才知道了。
Steve看看自己手臂环绕着的身躯,然后低下头用另一只手轻轻拎起被子角往里看去—还不死心。
「呃……」
队长正直的脸上简直要拧出麻花。
再抬头,Bucky显然已经醒了,正默默的看着队长干蠢事。
「……那个,Bucky,你醒了?」Steve默默的把被角放回去,张口继续冒蠢话。
「恩。」
「饿了吗?我去准备点早餐?」
「恩。」
「想吃什么?」
「随便。」
和慌慌张张无措的队长比,Bucky简直淡定无比。一脸平静的翻身坐起。
「嘶……」
正走向门口的Steve条件反射般立马转过身,「怎么了?」
「……」
随着Bucky的动作,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一点点的往下滑落,然后Steve看见了Bucky身上斑斑点点的吻痕。
「……」随口发言都像在念稿子的Steve也失语了。沉默半晌,又蹦出一句废话。
「你还好吗?」
「如果你昨晚能温柔一点的话我会更好的」



———————待續




评论
热度(8)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