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阿闲

【唯我勝利, 方是正義】

波纹战士, 脑子有吧唧, 圈养刀男人
三观不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没有六
非常随意且讲究,自己高兴就怎样都好
狂躁,神经质, 精分晚期, 交流糟糕,作死综合征
有病不治, 病友你好
(♥◕ฺ∀◕ฺ)ノ゚

自我贯彻中

[三次元堆档:C十四]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中二短记02

看不见花哥的第二天,想他。
————16.12.18

<刀剑乱舞> 今剑 ・ 鞍马寺篇


大今剑:早安闲

摄影:水寒

妆:RR

后期/排版:早安闲


所有的相逢都是命运的邂逅。

"再过十年, 或者百年, 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变化, 我会一直, 一直守护在您身边。"


正儿八经拍的第一套片子,因为前期准备不够充分,想拍的很多东西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达成,后期简直操碎了心.....拖了大半年,改了又改,总算还满意了。

如果你也能感受到那份想要传达给义经公的心意就好了。



【没有婶婶...没有岩融...今剑宝宝心里苦......】


"五月夏半半夏生"


PHX:俺娘/爹

假期和家里人去逛园子,满园的羽扇豆开得正正好。

烈日灼灼,时已立夏。

上午匆匆忙忙画完就回宿舍挺了一天尸,勉勉强强吧orz改哪天有必要刻个闲章了

2/3 黑白木刻 《世界》45cmx55cm 2016.3 【有参考】本来已经画完底稿了,一时兴起重新画了一张,虽然很多bug但是认真做完了还蛮开心~✨

第一次尝试版画,起草到刻完用了有四天,bug很多(承承的脸还断线了啊啊啊!),木屑飞得跟灰尘一样,肌肉痛炸,不过还是很开心!明天可以打油墨印版了噢耶! ☀️✨

韦伯・维尔维特:原po

摄影:原po /父上/母上

化妆/后期:原po


这是一个成长中的韦伯。经历了第四次圣杯战争,他不再像以前一样急于证明自己。最弱,极小,都没关系,就算比一粒种子还不如,也要怀抱凌驾世界的远大志向。征服王曾经如此对他说道。

因为了解了自己的渺小,所以要往更高远的地方前进。他带着征服王的荣誉,以胜利者的姿态,走遍陆地,河流,山脉和平原。

直至找到自己值得夸耀的生活方式。

直至那片无尽之海。



准备得非常匆忙的一套,大帝的披风也是在出发前一天晚上才做好。

一开始是打算去冰川,后来临时改去了雪山😂😂不过景色也是意外的好,阳光灿烂!......没看到雪................

穿毛衣上雪山真的是冷到要上天了.....虽然一共塞了整五件衣服在里面但是好冷啊啊啊啊啊啊啊牙齿一直在打架我一定是提前冷傻了所以才明知道要在那边呆两天出发的时候都没想到要带件外套去_(:з」∠)_

心疼自己_(:з」∠)_

拍完这套最大的感想是:今年第一要紧治面瘫;平时给爹娘提升技能的重要性——在雪山上吼得声嘶力竭照片还是没对上焦😂😂

还有很多的不足,还要好好努力才行!



#2015总结# #摄影接单# #后期接单#P1—P4 后期,P5想说的话,P6 15年都做了些啥,P7拍的人事物。15年认识了很多人,二次元和三次元都进步了很多。第一次做年总,希望来年能做得更好。谢谢每一位小伙伴。

(大)今剑:早安闲

摄影:水寒

化妆:RR

ぼくは、今剣!よしつねこうのまもりがたななんですよ!どうだ、すごいでしょう!我是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哦!怎样,厉害吧!

よしつねこうとはおてらにいたころからのつきあいで、さいごのときまで、ごいっしょしたんですよ!
……そう……さいごのときまで……。我和义经公,从寺庙那时开始,到最后都一直在一起呢!……是的……直到最后都……


嗯,这是只大今剑。在义经被送入寺庙之前今剑就已经被三条宗近送给鞍马寺了,在被送给义经公之前,今剑还是把大太刀噢~


想着无论如何至少要摸张片出来吧...于是摸了张出来😂😂

软磨硬泡拖着摄摄跟我去寺庙拍[因为真的挺远,已经划分到另一个城的地界去了,而摄摄和我也不在一个城……= =]

寺庙炒鸡棒!大殿,塔林,后山,每个地方都充斥着香火气息,清清幽幽,还跑去了和尚们住的地方玩,后面的大殿旁就坐了个和尚,竟然没有被拦住.....进去的时候还有只蝴蝶在前面引路噢

有机会的话,想再去庙里拍一次,还有很多想完美的地方希望都能好好表现出来[虽然蚊虫多到回来之后一个星期都在吃药搽药……]

今剑岩融还可以再战好多年!


贴吧的画风挑战贴……随手摸鱼[鱼好好摸噢哈哈

快入我左文字沼!ヽ(;▽;)ノ

〔盾冬〕杀了我, 治愈我

    


chapter1


     阴冷的风透过墙壁的缝隙灌进屋子,屋里一片漆黑,仅有的一点微光也来自于那些缝隙,合着细碎的雪花一起进入,然后湮没于黑暗。

  房门在下一刻被暴力踢开,“该死的,快滚过来吃你的饭。”来人嘟嘟囔囔,食盒被扔向房间的一角,“快吃,把你饿死了我可就不好交差了。这鬼天气,冷死了。”

  再下一刻门被猛地带上,卷入大量的冷空气,詹姆斯巴恩斯抬眼,看着那些偷偷溜进来的雪花一点一点的变暗,消失不见。他伸脚踢踢食盒,不屑的啐了一口,这玩意儿也能叫食物?外面那些看守他的,他们的狗都比自己吃得好。

  詹姆斯不记得自己被带到这里多久了,他还清晰记得的是在他被绑走前一天,他还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和其他一起退伍的士兵们商量周六一起去哪家酒吧玩。然后那天晚上,他被破门而入,被绑到现在这鬼地方。


  苏联。

  克朗斯。

  终年天寒地冻。


  他被带到了这个像是军事基地一样的地方。这里一大半的人都操着一口操蛋的俄语,打机关枪一样蹦着词儿给他命令。讲英文的除了给他送饭的布洛克朗姆洛之外,只有那些直接听命于红骷髅的人。他见过红骷髅的次数不多,第一次,他们把他带到红骷髅面前,他们给他看他的各项报表;第二次,他在实验室里进行各项检查,测量他的骨骼肌肉,红骷髅来视察了;第三次,他被推上手术台,麻醉药还没完全生效前,他听见红骷髅说:“开始吧。”

  然后他被卸掉了左臂,是的,硬生生的,他们砍断了他的左手,然后接上了冰凉的金属臂。

  詹姆斯巴恩斯中士从未感到如此绝望,他上过战场,有幸活着回来了,四肢健全。而现在,他被捆绑在手术台上,左半个身子被局部麻醉,但头脑清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臂被卸下,然后冰冷的,无机质的金属代替了它。

  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就是自己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詹姆斯听见自己的咆哮,遥远得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看台上的红骷髅,殷红的面皮下,嘴唇拉出一个大咧的弧度。

  这个魔鬼。


  一番踢弄后,詹姆斯还是捡回了食盒。他接受了无数次作用不明的注射,但并不包括他可以不用吃饭这一条,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他需要保存体力,他要储存热量,尽管这堆垃圾并不见得能提供多少能量。


  他要逃离这该死的鬼地方。

  

  

Chapter2


    这是第三次,朗姆洛把他架回这间屋子,给他戴上镣铐,落锁。

    "呸,你们这些变态。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撕碎你们每一个人。"詹姆斯一口啐向面前的人。

    朗姆洛看着詹姆斯,连不屑都吝啬给。这种话他听得耳朵长了好几层茧子,可是至今他还活得好好的。"有本事先揍我一拳"拳声带风,直直的袭来,朗姆洛灵敏的后退避开,"呵呵,老实呆着吧男孩,要不是舍不得那张漂亮脸蛋,你的脸早被我揍凹了。"

    "fuck you"

    朗姆洛说得没错,他连揍他一顿都办不到。作为红骷髅得得力助手,朗姆洛的好用程度不亚于贾维斯之于托尼。

    可是他要逃。一定要离开这里。他听到他们嘴里蹦出的"洗脑","人形兵器",这样的名词,并带着不怀好意的脸看着他时,詹姆斯知道就是自己了。他会被洗脑,被训练,然后变成如同电影里看到的那样,用泛合金的手臂捏碎对手的脖子————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不,是像朗姆洛和红骷髅一样的怪物。

    天,他根本不敢想象。那些无辜的人们。他甚至可能会被派去杀了昔日的同伴,史蒂夫,娜塔莎,山姆,托尼以检验他的洗脑成功度。这还不如让他现在就死掉。

    他要逃。

    在这之前,他要给自己留个讯息,如果他又失败了,至少,至少再次被关到这个房间时,他会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黑暗中的声音格外清晰,风吹过那些缝隙发出呼呼的尖锐声音,寒风吹得刺骨,零下几十度的极寒之地,都没有一只老鼠能与他为伴。

    詹姆斯突然无比的想念史蒂夫罗杰斯,那个和他青梅竹马,一起应征一起退伍的傻小子,自己无故消失了这么久,史蒂夫应该已经找疯了。他想念他们在布鲁克林度过的那些时光,想念他们一起躺过的同一张床,想念他们在驻地时史蒂夫用纤细的手臂抱着他说怕巴奇被冷到,然后他们相拥而眠。还有那些单纯得连拥抱接吻都稚嫩羞涩的年少,他不想忘了。

    如果还有机会活着出去的话,他一定要飞奔到史蒂夫身边,告诉他詹姆斯巴恩斯多想他,他的巴奇有多想他。


    詹姆斯显然低估了红骷髅统领的九头蛇的行动效率,他被抓回来第二天一早,朗姆洛来了,没有食物。

    房门大开放进刺眼的白光——外面冰天雪地,白得触目惊心。前几次,詹姆斯因为雪盲而被追来的朗姆洛抓住。

    朗姆洛走过来,给他解开锁链,抓起链子让詹姆斯快走,话音未落,一阵拳风袭来——锁链的长度足够近身攻击了。

    朗姆洛堪堪避过,"该死,"詹姆斯用了十成十的劲儿,虽然还不能完全适应,但金属臂威的威力不容小觑,"就该让所有人把你操一遍你才能安分点"

    詹姆斯才不管他说什么,一击得手后从朗姆洛手里拽出锁链,反手甩在朗姆洛背上,侧身的时候扯过朗姆洛腰侧的护目镜捏在手里,然后冲向屋外。

    跑起来,一刻也不能停。

    下一秒他被团团围住,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他不仅低估了九头蛇的行动效率,还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重要性。

    朗姆洛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人来了,而他竟然完全沉思于如何打败朗姆洛的计划中,毫无所察,甚至一瞬间还对自己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沾沾自喜。

    对于在战场上屡立奇功军功卓越的士兵来说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


    詹姆斯再次来到了实验室。他已经来过无数次了,惨白的灯光照射下,这些人做着几不见血的实验,而他们的动作看起来优雅得像是在进行一场饕餮盛宴。

    詹姆斯冷笑,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他们的下一盘珍馐了。

    他身后站着一群人,朗姆洛死死地压着他到了这里,还有那些拿枪的士兵,枪口分毫不差的对准他的头和胸口。

    逃不掉了。

    角落里安放了一把新的椅子,暗沉的,泛着危险的金属色泽。背后升起的支架上倒挂着一个头盔一样的东西,旁边接了线。

   "哈。"詹姆斯突然笑出声来。然后朗姆洛一拳击在他腹部。"安静点。"

    詹姆斯倏的收了声,嘴角挂起嘲讽的弧度。不要他笑难不成要在这里撕心裂肺哭嚎着不求求你们放了我放我回去我不想这样吗。

    开什么玩笑。

    只是他还是舍不得,舍不得那些近日来越发清晰的回忆,舍不得伙伴们,更舍不得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如果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希望史蒂夫也忘了他。

    詹姆斯巴恩斯被推上座椅的那一刻,他不停的重复着那个名字,史蒂夫罗杰斯,詹姆斯巴恩斯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不忍心伤害的人。他不停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即便他的思维已经开始混乱,记忆中的影像一块块崩塌,至少这个人,他不想忘了。


    机器的轰鸣声越来越响,铺天盖地的嘈杂声和无穷无尽的黑暗,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一整个世纪。

    声音终于散去的时候,詹姆斯巴恩斯睁开了眼,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面空无一物,空洞得像是与整个世界分割开。然后靴子踩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红色的骷髅头出现在眼前,黑洞洞的嘴开开合合,他说:

    "欢迎,冬日战士。"


    冬兵被带回之前的那间屋子,屋门打开的时候光线涌入,照亮了满是灰尘的地面上被人划出来的歪歪扭扭的字。全是名字。其中一个大得醒目。

    "史蒂夫…罗杰斯……"冬兵拼读着,"是谁?"



Chapter3


    史蒂夫罗杰斯在地图上落下一笔,鲜红的笔迹圈出下一个目的地——苏联,斯大林格勒。

    退役后他做了摄影师。他有天赋。给各大杂志社投稿、撰稿维持生计,并且,最重要的,他可以走遍各地寻找巴奇。

    这是巴奇失踪的第三年,史蒂夫走遍了15个国家一百多个城市。

    巴奇离开的第一个月,史蒂夫跑遍了整个纽约市,从曼哈顿,到布鲁克林,再到皇后区,每一个角落。托尼和娜塔莎都来劝他。失去一个挚友另他们悲痛万分,所以更加无法忍受另一个人也为此伤痕累累。

    只是平日越温和的人一旦爆发起来就越发无法阻拦。他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顽强又固执,单纯又善良,连小动物都不忍心伤害,又怎么能接受自己最亲密的好友的无故消失,甚至可能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被残忍对待。


    史蒂夫没有一天睡过好觉,梦里总是不太平——虽然这也并不是一个和平年代。他看见巴奇被鞭打,被折磨。旁边的架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看不清脸的男人在巴奇身上试用过每一种道具,发出桀桀的笑声,史蒂夫愤怒的呼叫,但绳子绑住他,让他动弹不得。是的,即便是在梦里,他还是那个豆芽菜,布鲁克林被嘲笑的小个子,连做梦都挣不开绳索。

    史蒂夫从每一个深夜惊醒,可怕的梦境压得他喘不过气————每天,他们都变着法子折磨巴奇,而他,永远都在和绳子做抗争——他被紧紧绑住连一步都动不了。

    那些梦境越发鲜明,清晰得像正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真实的发生着,史蒂夫甚至能听见皮鞭划过皮肤发出的啪嗒声,在巴奇的身体上绽出血红的鞭花。

    终于,史蒂夫在梦见巴奇被那些人砍掉整只手臂的那一夜爆发了。才找了一个纽约算什么,他要找遍整个州,整个美国!满世界的找!巴奇一定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等着他去救他。

    这个意识令他欣喜,巴奇是他们这堆伙伴里面最棒的,他狠狠地揍过街头巷尾里恃强凌弱的坏蛋,他在服役期间全营最优,机智勇猛让每一个人印象深刻。"可靠的伙伴"、"美好的暧昧对象"、"最好的朋友",人们不吝给予巴奇最高的赞美。

    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能对这么美好的人暴戾以待。

    

    我要快点找到巴奇,带他回家。史蒂夫想。

    

    希望巴奇别因为自己去得太晚忘了他。





——————————————————

随便写写   存个档

不会用mac的时光机自己把东西拷出来然后重装系统后丢了好些东西……蠢哭了

脑动来自prisoner of love,思来想去纠结名字最后看到一部韩剧名……qwq~[想想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呢(´・_・`)

负责挖坑不填坑[你走





Indulge

画画

舞蹈

钢琴

聲音好聽

眼睛   酒窩   手指纤长 骨骼分明  腿 

笑起来很可爱

毒舌

傻气

短发 女孩子   头发微卷[参考草壁光]

长发男孩子

香气

戒指

有力量

〔帝韦伯〕情人节



"诶…今天是情人节啊……"

"情人节?那是什么?"坐在地板上胡乱翻着地理杂志的大帝抬头问。
  
"就是情侣们过的节日啊笨蛋!"韦伯扁扁嘴,大字状摊在床上。"一年就这么一天,啧……"

"这样啊。"

"……"

"小子,也到了想谈恋爱的年龄了啊。看你这样是没谈过恋爱?"大帝煞有介事的捋了捋胡子,"要不要我传授点经验给你?美人儿美酒可是征战四方的必备提神剂啊!哈哈哈哈!"
  
"……"
  
"不过你还是先长高三十厘米比较好。"

"你去死!"

从床上飞来的枕头正中大帝面门。
  
"哎我说,不要这么暴躁嘛,你这样的小不点只能被别人……啊!"不明物体再度在大帝脸上准确着陆。
  
啧……这小子,准头越来越好了啊。大帝默默想。
  
"你不提这个点会憋死吗!"
  
"好吧好吧,虽然这个…挺重要。"瞥了瞥已经坐起来怒视自己的韦伯,大帝决定用词委婉一点,"不过你这么整天泡在图书馆和实验室,哪有机会偶遇个姑娘谈个恋爱啊?"
  
"维尔维特家族作为魔法师的血统仅有三代,不努力点怎么行……"
  
"啧,那你今天没事吧,怎么不出去逛逛?"
  
"我才不去!大过节的街上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好不好,这种时候会出门逛街的人是有多蠢!"韦伯烦躁的拽着毛毯。
  
"不就是个节日嘛,至于吗?"
  
"你懂什么,看你的世界地图去。"
  
"哎我说……"
  
"我要睡了不要吵我。"

大帝觉得极度不能理解。

美酒美人儿他可是从来不缺,随叫随到,大手一挥就能开上个几天几夜的宴会,哪需要什么这种一年就只有一天的节日。

现代人的节日也是奇怪。

而且今天这小子,看起来比以往还要别扭啊……
  
"啧……"


韦伯是真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恍惚闻到了淡淡的花香。他撑手坐起来,大帝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哗哗的翻着书,唯一不同的是手边的书又被堆高了好大一截。

"我居然连花都梦到了,是有多寂寞啊..."韦伯自我嫌弃般的抬手捂住脸。

"小子,你醒啦。"听到动静的大帝转过头来。

"恩……"

"话说我刚才出去买了些书, 顺便给你带了礼物。"

"诶?"

韦伯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大帝从另一侧摸出了礼物——一大束玫瑰。

"诶诶?!!"原来不是做梦啊, 拜大帝的大块头所赐, 一大束花全被挡住了。

"给我?!"

"恩?很明显啊。"

"这是玫瑰啊!玫瑰!还这么大一束!"

"啊,因为路上碰见了一个卖花的小姑娘要我买花, 我看她还有很多没有卖出去就干脆全都买下来了。"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意识到重点好像不大对,韦伯立马改口,"啊不对, 这是送给重要的情人的花啊笨蛋!送给我干嘛!"

"哎…反正都是花,哪有那么麻烦,送你了就收下呗。"

"笨…笨蛋!谁会要啊!"
  
"诶?不要吗?就这么扔掉很可惜啊。"大帝拿着一大捧花呈若有所思状。

"……"  

"很贵啊。"

"……"

"偷偷攒的钱都用来买这个了。"

"……啊!真是败给你了!"韦伯从床上蹦起来去够那束花。"以后不准再随随便便浪费钱买这些了!"

"啊,好。"

"这花挺好看的,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扔了太浪费了……"韦伯捧着花束,嘟囔道。

"哈哈,早就让你收下嘛。不要这么别扭啊小子。"

"……我去摆花。"

韦伯从床上慢吞吞爬下来,倒腾一番,从不知道哪个旮旯里翻出了一个玻璃瓶,灌上水,然后把花插进去,摆弄端正。

"虽然我们不是情侣。"

一只大手覆上了韦伯的头,轻柔的摩挲着。

"但你是我重要的master啊。"
  
"虽然还是不大能懂你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节日。不过,节日快乐。韦伯。"
  
"恩…节日快乐……"韦伯脸红红。

  



——————————————————


突然意识到我也没有对话死啊...只是对于盾冬.....- -


在冬兵有bucky的意识前,和Steve的对话都是处于一个困难期啊……忧愁……大盾和吧唧你们进度倒是快点啊……像王妃这样别别扭扭的也行啊!【_(:з」∠)_


〔盾冬〕Valentine's Day/情人节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





——————————————————————


一想到大盾和吧唧要過情人節,整個人腦子里就全是這些了


對不起我就是這麼沒營養mix簡單粗暴……



〔盾冬〕Christmas


chapter 4

右肩处传来的震颤渐渐平息下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肩头。冬兵从未与人进行如此亲密的接触,瞬间一个激灵,从梦中清醒似的猛地推开了Steve。做完后又意识到这样好像不大好,于是伸手从床头柜上唰唰连抽了一堆纸递给Steve。

Steve显然是太久没有过这种情绪发泄,以至于看起来有点呆傻。没有意识到冬兵动作的僵硬,也没去看冬兵,直直的接过,道了谢,开始擦鼻涕,擦眼泪,在脸上乱抹一气。像个粗傻的邻家大男孩。哪里还有在史密森尼学会里看到的美国队长威风堂堂的样。

冬兵觉得意外,一动不动的看着Steve上演单人秀,嘴角无意识的勾起一些弧度。

"谢谢。"看够了的冬兵开口道。

"唔?"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还有旅馆。"

"恩?"

"以及抱歉,让你这么难过。"

"啊,啊,不,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你不用道歉。"Steve总算是拣回了智商。"也不用这么客气,安心住下就好 ,我们是好…朋友嘛。"

"谢谢。"

"恩……"Steve苦笑,这么客气的这个人还真是不习惯。

"还有其他问题,我都可以问你吗?我不记得的事太多,能清楚了解的只有枪械、弹药,以及任务目标。洞见计划之后,九头蛇的人没再出现,我想我暂时是自由的。"冬兵顿了顿,思绪混乱让他表达更加糟糕。"我有好多疑问。"

"……"

"Steve。你让我有种…似曾相识感。虽然听完那些事之后我依然只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但现在我觉得,我能相信的,也只有你了。"

"……"

"所以,可以吗?"

"……"

Steve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以至于原本纂在手里的纸都滚落到了地上。

天啊,离他咫尺的那个人竟然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话!并且,他说,他信任他。

他需要他。

已经无所谓对面那副身躯里现在到底装着谁,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被拉近了一大步,Steve简直欣喜若狂,恨不得扑上去来个结实的拥抱。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等待着回复的冬兵瞬间被熊扑。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只要我知道的,什么都可以!有什么事只管告诉我就好!"Steve觉得自己激动到又要飙泪了,"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

又是那句话。

在飞船上被自己痛揍的时候Steve也这么告诉他。只是这一次,冬兵只是安静的环住他过度亢奋的身躯,然后伸手,在Steve背后轻轻拍了拍。

"谢谢你。Steve。"

"不客气。"

"如果可以,我也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在我再次忘记之前。"

"好。"



摸了只藍波...蓝波穿着小靴子超~可爱~!!

板子都拿來修圖了唉, 畫畫太苦手……_(:з」∠)_

【證明我不止是佔了個坑! 【泥奏凱

〔盾冬〕Christmas


Chapter 3

Steve在自己的公寓附近找了間旅館安頓下冬兵。

旅館面積不大,看著頗有些年月,坐落在大堆的現代化建築中有點格格不入。

Steve倒是很喜歡,老舊的東西總是呈現出一種歲月沈澱的美感。他這個活了八九十歲的老年人偶爾經過時也會佇立在不遠處看看,追憶起過往。

給冬兵訂完房間,Steve招呼他一起上樓。樓道里掛著很多畫和照片,應該都是店主多年的收藏,一些照片的邊角受不住時間侵襲而蜷曲發黃。

從史密森尼學會過來的路上,冬兵只言未發。現在也是,安靜地看著牆上的作品,眉頭微蹙,不時抬起右手划過。

他想要抓住些什麼,可是卻什麼都不明白。

Steve不時回過頭看冬兵,幾度欲言又止,最終也只是嘆了口氣。

旅館的房間大小根據旅館的面積就可以猜到,十幾坪的大小,但相當整潔。房間的正中是一架雙人床,兩側立著床頭櫃和衣櫃,角落裡有一把椅子,電視機在床鋪對面,下面是茶几,還帶透明玻璃和抽屜那種。進門的對面是窗台,厚重的窗簾拉開一半,透進陽光,可以看到深色的簾布已經洗得發白。所有東西都是老式的,歲月在上面劃下痕跡,散發出一股夾雜著浮灰的氣味,讓人不免有種回到了多少年前的錯覺。

打量了一下房間,兩人之間持續著令人尷尬的沉默。Steve不知該從何處攻堅,冬兵則是看起來就沒有想要與人交流意思,皺著眉,一臉神遊天外。

Steve有點噎,他覺得自己大概只要一開口就會像個老媽子一樣囉囉嗦嗦交代個不停,可是面前的不是過去的Bucky,是滿腦子記憶都被任務代替的冬兵,天知道他在想什麼想做什麼。絮絮叨叨被冬兵一掌呼出去的可能性還是就此掐斷吧——一來就把東西搞的亂七八糟,店主一定會拿掃帚攆人的。

思來想去,Steve決定慢慢來,意外找到冬兵並讓他願意跟著自己走已經足夠大肆慶祝一番了,今天就此打住罷。

試探性的伸出手,輕拍了拍冬兵的肩膀,猶疑卻堅定的傳達出絲絲溫柔。

「你就在這兒住下吧,有什麼需求跟我說,我明天再來看你。」

兩個高大的男人都這麼杵在一間小屋子裏感覺格外擁擠,Steve小幅度的側過身,朝門口走去。左手卻被身後的人抓住。

「等一下。」冬兵叫住了Steve。「你能不能留下來陪我聊聊?」

想必是太少與人交流,冬兵的聲音發澀,語調硬邦邦的。Steve一格一格的轉過頭,比現在的自己還矮上幾公分的冬兵一臉認真,稍顯深沈的藍色眼眸直直地看向自己。

只這一句,都讓人感動得想哭。

「好。」不帶一絲猶疑。

房裡只有一張椅子,Steve選擇了它,讓冬兵坐在床上——床鋪軟硬適中,Steve想冬兵可能不太習慣,畢竟他一直一來躺得最多的地方是硬邦邦的冰櫃,可是床鋪坐起來更舒適和寬敞。

「我認識你。」冬兵先開了口。「我記得我曾經認識你,但是僅此而已。」

「我們以前是怎麼樣的?」

「我們是,朋友。很好的朋友。」時隔七十多年的對話,Steve有種自己大夢未醒的感覺,謹慎的措著詞,害怕自己一個不慎,面前的人就會再度消失。「我們以前住在布魯克林,那是一個很棒的地方,雖然我總挨揍,但是你總是會出現幫我打跑他們。」

「……」

「後來,我也進了軍隊,我被改造成超級士兵。我們…一起戰鬥。」Steve聲音有點發顫,於是他停下來頓了頓。「我一個人闖進Schmidt的兵工廠的時候,是你第一次看到我從一個瘦小子變成現在這樣。我們一起作戰,鏟除Schmidt的工廠……一切都很順利。直到那次……」

Steve說不下去了,話語梗在嗓子裡發不出來,聽起來更像是在嗚咽。

冬兵直直地看著Steve,那雙湛藍的眸子裡氤氳著水汽,明明是能輕鬆撂倒一個排的人,現在卻哭得像個孩子。

冬兵想不起那些事,那些事情都陌生得像是別人的,卻不知為何讓人心痛。他不想看見Steve這樣。於是他伸出右手, 像對方對待他那樣,輕輕地、溫柔的,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Steve抬頭,冬兵的手還搭在自己肩上,掌心的溫度透過薄薄的衣料傳遞過來。

又是一滴滾燙的淚珠滑落。

「你知道嗎,我那時候簡直恨透自己了,我後悔你跟我一起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後悔自己反應不夠快把你落在我身後,後悔沒有抓住你……」Steve乾脆抬手擋住自己的臉,眼淚洶湧到無法自制。「我不值得你冒險,我也不要你為了我冒險!我恨自己的無能!我…對不起……」

「……」

「對不起,Bucky……對不起…我不會再丟下你了……」

冬兵不明白。他知道Steve是在講他們過去的事,在為了他而哭,但是他想不起來。那是Bucky Barnes和Steve Rogers的故事。他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被面前這人揪起來了,還搭在對方肩上的手握成了拳。他很多年很多年沒有和人交流過了,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只是不想再看見Steve這樣了,再這樣下去,自己的淚腺也要不受控制了。

於是他一把撈過了Steve,讓Steve的身體脫離椅子落入自己懷裡。然後緊緊的抱住他,頭抵著頭,下巴擱在對方頸窩裡。

「Steve……」他溫柔的喚了一聲。

也許Bucky回來了。冬兵想。




TBC



----------------------------


……撕心裂肺嚎一句:這對真是無!論!如!何!都讓人安不下心‼ 【滾來滾去。・゜・(ノД`)・゜・。

【感覺自己囉裡囉嗦到能夠把一個聖誕節挖出一個坑了……【不,大概已經是了ˊ_>ˋ



〔盾冬〕Christmas


Chapter 2

「……」我们正直的队长这回是真的被噎住了,无语凝噎半晌,突然一拍大腿,「对了,我得去做早饭了。」

为自己机智的找了一个理由之后,Steve尴尬的揉揉鼻子,迅速溜了出去。

错过了半卧在床的Bucky不经意间绽出Barnes中士式的笑容。

Bucky正式入住Steve的这间小公寓大概刚满两个月。在这之前,Steve在史密森学会找到Bucky之后,Bucky一直住在Steve为他找的旅馆里——要让一个记忆不断被格式化的人贸然接受一个他无法清楚记得的人明显不是什么好方法,Steve选择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呆着,尝试回忆,思考,带着他逐步适应这个社会。适应自己的存在。

也许这个时候我们该庆幸人体构造之复杂,或者具体说是大脑的复杂与精妙。九头蛇在过去的七十多年中,无数次对Bucky进行了记忆重写工作。但他们忽略了,由人所造出来的机器注定是没有办法超越人类的——不然Zola的大脑早就被人工智能替代了。

人类本身具有无限的可能性,以及创造奇迹的能力。这是任何科技都无法撼动的。

比如在纽约大桥那一战,当Steve唤出那个在心中冰封多年的名字时,被无数次格式化大脑的Bucky依然能确定「我认识那个人。」说不清道不明,没有任何理由,没有记忆,可是感觉就足够了。我知道他,我认识那个人。即使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知道我们曾经的我们之间有过什么,即使他是任务清单中需要被画叉的人。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亲密又陌生。所以在九头蛇洞见计划失败,重获自由之后,Bucky去了史密森尼学会。人来人往的展厅里,巨大的幕墙上自己和Philips上校立于美国队长左右,不,是Barnes中士和Philips上校。投影仪不断的重复播放着美国队长率领大兵们奋战的片段,队长的左右,Barnes中士永远不会缺席。然后Bucky看到了那张关于Barnes中士的占了一整面墙的介绍。那是曾经的他,名字是James Buchanan Barnes。

Bucky看着那面幕墙,轻轻的,郑重的,念了一遍。

「James Buchanan Barnes。」

他不再是Barnes中士,他知道。那个人死在了1943年那趟开往西伯利亚列车的旅途中。

他是冬兵。

只是这么念出来自己似乎就能离展厅正中的那个人近一点。

他被九头蛇控制,为其做了长达半个多世纪没有感情没有思想的杀人兵器。但是,再悉心的保存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袭,再韧的刀锋也会变钝,擦拭干净浸润了刀柄的鲜血不代表刀未曾见血。宝刀会老,人会倦。冬兵不需要感情,可是现在他突然非常羡慕那个能够让美国队长安心把后背交给他的那个人。即使那个人在一定意义上等同于自己。

冬兵立在那块幕墙前,双手插进衣兜里,长久地凝视着。

「Bucky。」

被唤了名字的人侧过身,转而凝视对方。

这一回,冬兵选择跟他走。


TBC




——————————
同居前的事大概还会有好长一段,想加的东西挺多自己又太啰嗦,捉鸡(−_−#)

[短小不是我真心!]爪机码字手速慢到能码睡着……简直哭晕在厕所【躺

头痛炸了……根本看不进书要去裸考了(T ^ T)

吧唧舔舔舔

© 早安啊阿闲 | Powered by LOFTER